• 江南杂志2019年论文征稿中
文学论文

论荀子“以为文”与其“宗教之天”的一致性

时间:2019-08-19 15:21:04  来源:江南杂志社 
,而是在说神在不在,人们都应该毕恭毕敬。对上天的祭祀,是为了报答天生出万物并使万物运行发展的功绩,这就叫事奉上帝。张栻说:“祭如在,谓祭其先,如在者,如其生存也。祭神如神在,谓天子祭百神,诸侯祭其境内山川之类也。如神在者,如其神灵之接也。此皆诚之不可揜也。夫所谓神者,天地其神之至欤,以至于天地之间,运行变化者,与夫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者,是皆神也。”就是说,如在,就是如同死者生存时一样,而不是如同不在的人存在一样。如神在,就是如同神灵与人类相沟通一样,而不是如同不在神灵存在一样。这个神不是具体的有形象的神,而是具有使自然万物运行变化之神通的天地。
朱熹说:
古圣人为之祭祀,亦必有其神。如孔子说: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是有这祭,便有这神。不是圣人若有若亡,见得一半,便是恁地。但不如后世门神便画一个神象如此。(《朱子语类·卷九十》)
就是说古人祭祀是因为有神灵的存在,孔子说“祭如在,祭神如神在”不但不是在否定神的存在,而且是在肯定神的存在,绝不是圣人们制定了祭祀的规矩却本身并不相信神的存在。同时朱熹也强调圣人心目中的神并不是象世人画的神像那么简单。这也就是说,神并没有人们可以看在眼里的形象,这也是神之所以为神的高明之处。这是神的事情,在人类是不可能触及到的。在另一处,朱熹说:“祭外神,谓山林溪谷之神能兴云雨者。此孔子在官时也。虽神明若有若亡,圣人但尽其诚敬,俨然如神明之来格,得以与之接也。”就是说,所祭的神灵就是那兴云雨的天,不管神在此与否,祭祀之人都应该尽其诚敬,如同神在这里一样。这些古人对孔子“祭如在,祭神如神在”这句话的理解都说明了不但孔子本人对天怀有极大的敬意,后人也同样认为对天应该恭敬祭祀,而且神的存在是不容怀疑的。
孔子和荀子都不是在否定神的存在,事实上,从汉朝开始,食而救护,遇旱而雩,乃是国家列入祀典的礼仪,儒者们对天,都抱着绝对的虔诚态度。
三、神道设教
“神道设教”往往被学界理解为儒者本身不信天命鬼神,却借此来欺骗民众,荀子的这段话也一般被理解为如此而已。事实上,以荀子为代表的甚至一般被认为是唯物主义思想家的儒者们并不否认天命鬼神。“神道设教”最初用来描述事情的时候,也不是贬义词。它出自《周易·观卦·彖传》:“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王弻注道:“神则无形者也,不见天之使四时,而四时不忒。不见圣人使百姓,而百姓自服也”。就是说,此神是神妙的意思,而不是神化的意思,天并不发号施令,而四时依然按照规律运行,这就是天的神妙作用。圣人效法天的神道,制定了人类社会中的礼仪制度,使人类按此行事。此时,圣人并不具体指导人类每一件事情,人类却能够和平共处,共同发展。孔颖达疏道:“神道者,微妙无方,理不可知,目不可见,不知所以然而然,谓之神道。而四时之节气见矣,岂见天之所为,不知从何而来,唯见四时流行,不有差忒。故云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也。圣人以神道设敎而天下服矣者,此明圣人用此天之神道,以观设教而天下服矣。天既不言而行,不为而成,圣人法则天之神道,唯身自行善,垂化于人,不假言语教戒,不湏威刑恐逼,在下自然观化服从,故云天下服矣。”孔颖达的疏更为详尽地阐述了神道的意思,就是天地自然的运行变化对于人类来说都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称为神道。天自然而然地运行,不刻意作为,却成就自然万物,圣人效法天的做法,只需为世人做出榜样,不需要教戒或恐逼就可以使人们自然效仿,从而天下顺服。二程也说:“天道至神,故曰神道。观天之运行,四时无有差忒,则见其神妙。圣人见天道之神,体神道以设教,故天下莫不服也。夫天道至神,故运行四时,化育万物,无有差忒。至神之道,莫可名,言惟圣人黙契体其妙用,设为政教,故天下之人涵泳其徳,而不知其功,鼓舞其化而莫测其用,自然仰观而戴服。故曰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以神道设敎”、“体神道以设教”,都是圣人以天之神道为根据来教化民众,并没有欺骗的成分,也没有儒者自身不相信神道的元素。
神道正是天之四时按照秩序变迁的神道,没有任何神秘不可捉摸的意味,也没有假借的意思。圣人以天之神道教化民众,使下民能够安居乐业,和平发展,所以说,神道设教的前提便是对天的信仰。可以说,古代的思想家所构造的思想体系都是以神道设教为目的的,他们自认为把握了天之神道,依据这一神道提出了自己的主张,企图贩卖给君王来实现自己教化天下的目的,如儒家和道家虽然持有不同的治国方针,却都自认为是效法天必须做到的。而君王也会选择一种自认为是体现天之神道的理论来作为主流思想,教化天下。
所以,综上所述,荀子之天是“自然之天”的同时也是“宗教之天”,这与荀子“以为文”与“以为神”的观念是一致的。
参考书目:
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133.
(唐)杨倞注.荀子·卷十一.
荀子·大略.
(魏)何晏集解、(梁)皇侃义疏.论语集解义疏·卷二.
(宋)卫湜.礼记集说·卷七十七.一百二十九.
(宋)张栻.论语解·巻二.
朱子语类·卷二十五.
(魏)王弻注、(唐)孔颖达疏.周易注疏·卷四.
(宋)程颐.伊川易传·卷二.

主管单位: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主办单位:中国和平出版社  lSSN:1004-2377   CN:11-5674/C   邮发代号:82-559
中华少年杂志社© 2019 jiangn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上一篇:重新解读有关城乡关系概念,切实推进“城乡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