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南杂志2019年论文征稿中
文学论文

中国古代文学中的娱乐精神

时间:2019-08-19 15:20:56  来源:江南杂志社 

摘 要:在封建王朝的统治下,文学直接作用政治。文学如果没有娱乐性和审美价值,那么它将不再是文学。本文通过对汉代、南宋、明代的文学中的娱乐精神进行分析,来阐述中国古代每一个朝代其文学都具有娱乐精神。

关键词:中国古代;文学;娱乐精神
一、汉代文学中的娱乐精神
  汉代文学娱乐精神的发展与汉代的社会风气是紧密不可分的。汉初时期,采用休养生息的政策,促进社会的繁荣,百姓的安居乐业,从而为娱乐的繁荣提供了便利的条件。王侯们便大兴土木,梁园文学群体便是力证。梁王花费大量的资金,建造了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梁园,从而满足自己精神生活享受的需要。以王公贵族为服务对象的娱乐艺术在此风气中成长起来,两汉时赋体文学的极盛,简言之,就是形式极度发展的结果,表现了对人的世俗官能需求的承认和重视。这种对文采等形式因素空前重视的文学样式的出现,是对先秦以来孔子的经世致用、墨子“非乐”和韩非子“非饰”等思想的世俗化解构。尽管以上诸子的哲学思想有着很大的差异,但是儒墨法三家在文艺的实用性和功利性、鄙弃审美和艺术方面却有着惊人的一致。然而汉赋一反中国传统重质轻文的历史积习,却成为一时之盛,其根源正在于汉代重官能享受的世风。以司马相如的《美人赋》为例,作为一篇君臣戏谑而产生的谐趣作品,文章以作者洗刷勾引梁王后宫佳丽的罪名为中心,通过叙述自己对两位富有魅力美女的躲避辞离,使潜言不攻自破,从而以轻松、戏谑的方式达成了对梁王的调侃效果,并最终附和了梁王的娱乐需求。因此,马积高先生指出,赋这样一种“情少而辞多”、“体物而浏亮”、“声情少而辞情多”的注重形式的文体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宫廷娱乐之需要”。赋家在汉武帝时多以“徘优蓄之”的事实,也说明了世俗的娱乐需求,特别是贵族的娱乐需求是赋这种文学形式兴盛的重要原因。赋的这种娱情赏玩的性质,对这一文学样式、审美形态的形成、兴盛乃至整个汉代文学的娱乐取向不能不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娱乐遂成为汉代文学的重要美学追求。
二、唐宋文学中的娱乐精神
在我国隋唐时期,村从法令上被肯定为地方行政末梢组织。唐代的乡村盛行着男耕女织、犁耕火耕的劳动习俗,农业“望天收”的局面相当明显。唐诗主要变现乡村生活的居多。例如王维《春园即事》“开畦分白水,间柳发红桃。”整枝、觇泉,如王维《春中田园作》“持斧伐远扬,荷锄觇泉脉。”耕锄,如韦应物《观田家》“丁壮俱在野,场圃亦就埋”;孟浩然《东陂遇雨率尔贻谢甫池》“田家春事起,丁壮就东陂”;储光羲《同王十三维偶然作十首》“野老本贫贱,冒暑锄瓜田。”唐诗主要都是以平民风格为主,唐代文学始终是反映普通百姓的,不是上层贵族独有的。还有就是唐代的诗都是很通俗易懂的,以通俗的方式表现民间生活。
本文以辛弃疾为例来进行分析宋代的文学娱乐。辛弃疾的众多词中都表现出爱国热情,主要是现实主义创作,这正给它的词带来了豪迈的风格特征。现实中,词若只有现实主义,很容易失去那种美。词作为一种文体,娱乐本身就是其的基本功能。在辛弃疾中的娱乐精神被豪壮之情给掩盖住了,但是还是一直存在的。例如《菩萨蛮·赏心亭为叶丞相赋》、《太常引·建康中秋为吕叔潜赋》、《定风波·送卢提刑,约上元重来》等,光从题目中就能看出其娱乐精神。然而辛弃疾具有拥有强烈的责任心的词人,为什么会出现娱乐精神呢?首先是因为词体的特性。词体的娱乐功能似乎本身具有的。
  辛弃疾的《贺新郎》是他的得意之作,其映射对南宋自命风流官僚的嘲讽。这也是一种娱乐精神,这种方式既抒发了自己不满的情怀,也不会使自己陷入困境当中。在南宋中有许多文人的好词诗都流传于今,这使得文人不仅有很大的成就,而且抒发了自己的娱乐精神。而正是这种娱乐精神的发泄,使得后人因为其诗词而神倾。
辛词中的娱乐精神保证了词作在关注现实、体察时事的同时还能不失去词体特有的迷离奇幻之美,以这种词的本质精神调和了辛词中的杀伐之气,使之能够成为真正的艺术。辛弃疾的词作就是在这种现实主义和娱乐精神辉映下成就了稼轩体的独特风格。两者相辅相成,现实主义提供给辛词以深刻的内涵和雄放的气魄,娱乐精神则使词作保持了词体独特的艺术面貌,使之更具有欣赏价值。史书有云:胸有激雷而面若平湖者,可拜上将军。辛弃疾的词正在某种程度上符合了这个标准,有着广阔的社会内容和深刻的现实主义内涵,如激雷在胸,令人为之涌动;同时用娱乐精神调和了严肃的现实,使词作保留了它错落凄迷之特美,恰似平湖静面,掩藏了词中的咄咄锋芒,使之展现出了更为平和亲近的魅力。
  唐宋词的娱乐精神的主要特点是:娱乐的全民化特征和强调感官享受特征。
三、明请代文学中的娱乐精神
从正德时期到明末,肯定个人情欲与追求人格独立为主流的人文主义被掀起,使得传统的以牺牲个人情感以及本能真实行为为代价的思潮被颠覆。成复旺先生对此有着非常精辟的见解:“自中、晚唐即开始衰落的封建社会,到明中叶进入了末期,古老的中国大地掀起了涌向近代的启蒙思潮。这一启蒙思潮在人学与美学方面的表现,就是主体意识的觉醒与美的解放。先进的思想家们认识到,大多数个体人的现实生存是社会存在的依据,不应该是大多数人牺牲自己的利益改造自己,而应该是社会根据大多数的利益改造自己,这就是人的主体意识的觉醒。”从明中期崛起的王学到李贽的“童心说”,公安派的“独抒性灵”,汤显祖的“至情”,唐顺之的“直写胸臆”,强调的都是个人真实的情感,追求自由,个性解放已经蔚然成风。陈宝良先生说:“在市民社会的地盘里开了花的文艺复兴,本身就是个性觉醒史的第一页。”文学价值观念的变化所带来的是文学家们关注的焦点由上流社会的生活和情趣,转向大多数普通人的平凡的社会生活和人生际遇。
清代是我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也是古代文学的大总结时期。这一时期,各种文体都很繁荣,文学流派众多,呈现全面繁荣的局面。小说创作的繁荣代表了清代文学的主要成就。从数量来看,据《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和其他材料的统计,清代白话通俗小说的数量大约在400种左右;据《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清代文言小说数量大约在500种左右。这个数字超过明代,居历代之首。 从题材类型 看,白话小说在明代历史演义、英雄传奇、神魔、世情四大小说类型的基础上,又衍变出才子佳人小说、才学小说、讽刺小说、公案小说等新题材。文言小说在志怪、志人、传奇等传统类型的基础上形成了“剪灯系列”“虞初系列”、拟唐传奇系列。各种题材的小说异彩纷呈,百花齐放。到清代,文人独立创作的小说已十分成熟,一些优秀作家认识生活和概括生活的能力都有很大提高,产生了《聊斋志异》《红楼梦》《儒林外史》等小说史上的颠峰之作。
参考文献:
[1] 姜传领,陈洪. 古代小说的娱乐功能考论[J]. 明清小说研究, 2009, (03) .
[2] 方红. 试论中国古代文学的娱乐功能[J]. 黄石教育学院学报, 1994, (01) .
[3] 赖祥亮. 论汉代文学的娱乐精神——以汉赋为例[J]. 重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 (12) .
[4] 张瑞君. 论辛弃疾词的时空表现艺术[J]. 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 (02) .

主管单位: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主办单位:中国和平出版社  lSSN:1004-2377   CN:11-5674/C   邮发代号:82-559
中华少年杂志社© 2019 jiangn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上一篇:小说《名誉领事》中普拉尔和雷恩的悲剧成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