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萨福诗选
作者:[古希腊]萨福 Sappho 姜海舟 Jiang Haizhou/译  来源:《江南诗》2015年第4期 点击量:5499


我昨晚对他说

 

梦神,欧奈若斯,

漆黑夜之子,

晨光一样最后的徘徊者

把睡眠从我们的眼中拿开——你宽慰之神

告诫我强烈的愿望会引起不安与挣扎

并且让我行为与众不同:

我不认为自己应该藐视

你所表示的真实。

因为带着有福者的鼓励

我绝不该失去

我所苦苦诉求的。

在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

我从未如此愚笨

如同我抛弃小玩具时

我可爱的母亲帮我拾起。

所以让有福者,我现在就恳求,

提供给我机会去拥有

我所渴望的:

鉴于我一向

以诗歌和舞蹈敬重他们。

 

 

并非每个人都想要爱情

 

年轻的月亮女神阿特密斯郑重誓言:

“我会永远是一个处子,

纯洁得像在众山之巅上一样。

上苍看在我的份上也同意。”

神圣不朽的上苍

点头赞成。在奥林匹斯天堂

诸神知道她是射鹿手,

是荒野女神:享有

显赫声名。而那位

她永远无法企及的神是爱情。

 

 

我在倾听

 

春天的泄密者:

这制造美妙旋律的夜莺

 

 

当我见到她的那一刻

 

像一阵突如其来的微风

在橡树叶上翻动

让我的心

颤抖

 

 

我不光是妒嫉他

 

他在我眼里是神,那个男人,

惯于面对你而坐

优雅地让你靠近他自己,倾听

你诉说着的声音

 

你不可思议的笑声——我敢发誓——

拍击着我的心——我胸掀动——

看着你,我的嗓音突然堵住

说不出话。

 

我的舌头不听使唤,一朵病弱的火苗

穿过我的肉身;我睁着眼没看见任何东西

我贴耳所听到的一切

只是嗯哼之声

 

汗水淌下,一阵抖动占有了

我的全身,然后如枯草

一样苍白,此时,我以为自己

快要死了



我怎么了

 

我真不知道

该干什么

我的心事

分成了两半

 

 

这太高了 

 

我并不指望 

用我的双臂 

去触摸天空 

 

 

 

我应该安排你休息

在最软的垫子上

是啊,你应该躺在

新换的枕头上

 

 

坦率地告诉我

 

是否还有任何男人

在世间的任何地方

你爱他甚于爱我?

 

 

我没法写

 

心,别动!

没有迷惑的歌喷涌,

没有爱与美之女神阿多尼斯的赞美诗

从你那里优美地流出,去取悦

众女神:

渴望捣乱者,

感情的独裁

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蒂,使你发呆;

还有劝诱之女神珀伊托

来自她的金酒壶

把你的清醒之魂

用神酒淹没



我太容易动感情

 

昨天,神的儿女们,我委琐地与你们

在魁伟的月桂树下擦肩而过。

那情景是一剂魔药――我一饮而尽;

一阵突然迸发的幸福占据了我。

与我同行的女子们以为

我忧郁沉默和心不在焉。

时常我听不见她们:

我所听到的一切是我双耳的鼓动声;

我的心灵,我可怜的心爱,已经逃走。

这样看来这些都是我命中注定的。

我已打定主意,温柔的尤物,

去看你们,不过你们已经走掉——

(早已远远地在你们的半途中);

虽然我瞥见的景象使我兴奋得颤栗:

你们背上的衣服。

 

 

致天后赫拉

 

在梦中构成的形象,我的淑女天后赫拉,

最甜美的体形,哦过来到我面前来:

她是那安丘迪亚荣誉之王们

恳求和念想的人

 

在他们的特洛伊屠城结束时。

从门德雷斯涡流的河上出发,

在第一次出航寻家路上

他们受阻

 

直到他们求你和伟大的

主神宙斯;还有狂暴女神堤俄涅心爱的孩子。

那么我也恳求你淑女:

带我回到过去

 

我与米蒂利尼岛的少女们

分享纯洁与可爱:

歌唱,舞蹈,曾经我教授她们

围绕着那些你盛大的日子。

 

正如伊利斯国国王阿特柔斯与孪生兄弟

带着你的帮助和你的神圣可爱

驶离特洛伊——那么也帮助我

再一次回家,赫拉

 

 

别让这在我身上发生

 

在暴风雨最猛烈的时候惊恐的水手抛弃

他们的船货并把船搁浅在海滩。

 

我的天啊!我希望我永远不必去

寒冬之海的任何地方远航,

 

以至于被强迫从船的峭缘上扔掉我的货物

和家当:何等的羞辱!要么我这样认为

 

真发生在我身上我所拥有的一切

是掉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和海仙女涅瑞伊得斯的

圣歌中...

 

 

那场所在召唤你,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

 

从克里特岛到我们这里来——到这神圣的

庙宇:你自己最为愉悦的

苹果小树林和众祭坛

熏香缭绕之地。

 

这里的地方水自若地滴淌

流过苹果树的枝干,地上满是

成荫的玫瑰,在那花瓣下面颤悠悠的

睡眠慢慢降临。

 

这里有一片草地,马吃着草;

丰沛之春伴着花,微风

温柔地湿湿地渗过来。

 

这里塞浦路斯女神还会带来你的

可爱的人儿;开始用金色的

高脚杯激起你的甘露,加入

我们的盛宴

 

 

终 于 

 

你已经来了 

你来得真好 

我等你等得憔悴。 

现在你是我心中的火炬 

爱的闪耀 —— 

哦 保重保重再保重: 

你回来了……

我们曾经被分开 

 

 

我不能再等

 

昨天你

来到我家

对我歌唱。

现在我来到你这里。

和我说话。说呀。

在我身上挥霍你的美丽。

因为我们快要举行婚典,

你也知道这些。

请让你的女仆们

离开。哦 也许

天堂就要呈现给我

整个以前不属于我的天堂。

 

 

宽慰和振作你自己,年轻的姑娘阿提斯

 

正因为在萨迪斯我们亲爱的阿那克托利亚

将她的挂念不断传送到这里:

 

思考我们共同的生活,那时

对她而言你是女神的传人,

你的一切是她爱慕的歌曲。

 

现在远在吕底亚国的淑女们之上,

象一轮日落时分升起的露一般的月亮——

环指群星

 

把她的光芒洒落在咸咸的海面

在长满花朵的原野上

躺着可爱的露珠和玫瑰耸起

 

带花边的雪维菜繁茂地

和着草木犀花——所以她迷失于

一次次回忆起她温柔年轻的姑娘

 

阿提斯,直到她纤弱的心

悬在她抱有沉重渴望的胸怀;

直到她朝我们呼喊:“过来!”,我们

 

听见它了,装饰了光的花瓣的夜晚用耳朵

捕捉到它,是私语在海上

在所有这一切之间

 

 

因此我再也不该见她!

 

真的,我还是死了好……

她泪流满面地诉说着离开我:

 

“如此沉重的打击——太伤心了!

萨福,我发誓我离开你

绝对与我的愿望相悖。”

而我回答说:

“走吧,愿你幸福,再见。

记住我——因为你知道我曾多么爱你。

 

“或者如果你不愿意这么做我将告诉你

你忘了这么多使得我们一起的生活

成为欢乐的事情:

 

“所有芬芳的紫罗兰的花珠

和玫瑰花蕾编织的花串

被你放在靠我这边的你的头发上。

 

“所有的花环编挂

在你纤巧的脖子上,

用成千上百种花做成。

 

“所有的只配王后的

没药香薄薄地

擦在我身边你鲜嫩的肌肤上,

 

“当躺在最软的床上

从轻柔的女仆之手铺就床上

没有一个爱奥尼亚人受过如此盛大的招待。

 

“那里没有一个山岗,

圣地,溪流

只与你我中单独的一人有关。

 

“也永远也找不到一个

被夜莺密集的歌焦心的

春天的树林

你和我未曾在那里漫步”

 

 

午 时

 

蟋蟀

从它的羽翼下

弹奏出它轻闪甜美的歌

如同神灵,太阳把自己炽热的溪流

倾泻在世间

 

 

带给我欢欣的思绪

 

我有一位雅致美丽的小姑娘

可爱得象一朵金色的花;

克莱斯,我如此爱慕的人

我不会让别人拿整个吕底亚

也不是莱斯博斯岛(甚至更可爱的)

来交换她

 

 

那 是

 

比七弦琴的曲调

更甜美

比金子更加金子一般

比天鹅丝绒更加柔软

比一枚蛋

更白?

 

 

傍晚的星辰

 

黄昏星

你把

日光撒到的一切

带回家:

把棉羊群带回家

山羊带回家

把妈妈心爱的人

带回家

 

 

欲睡的鸽子

 

头越来越昏

它们的翅膀收起

心变冷

 

 

 

今晚回到我这里,冈吉拉,

你,我的玫瑰,带上你的吕底亚拉雅琴。

欢乐永远在你周围游荡:

那是对美的欲望。

 

甚至你的衣着劫掠了我的目光。

我被迷惑:我曾经

对塞浦路斯出生的女神抱怨,

现在我向她恳求

 

否则这会使我失去优雅

除非重新把你带回给我:

那一位在人类所有的女人中间

我最想见的

 

 

于是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说

 

一切都没有失去

当她把你忘记

逃到埃塞俄比亚公主安德罗米达那里。

哦 萨福,你谁都不信任!

我太有理由责骂你:

因为你应该记着

无论我在哪里我都爱着你

一如既往会从远方回来:

从帕福斯,巴勒莫或塞浦路斯——

那里我是女王是人类的

强大力量,也是你的:

如太阳的光芒一样的力量

用光荣照亮世界。

所以记住即使在阴间

我,爱的释怀者,

也能驱散阴郁……

是,我能与你在一起。

 

 

然而,为你全部的财产

 

死了你会躺在那里,女人,没人会注意你:

从此以后没有人回忆你

没有分享到皮埃里亚玫瑰的你

衰灭在死神地窖里,

那里甚至昏暗模糊,

你将在无名的死亡中掠来掠去

 

 

你的头发什么也不需要,我的姑娘

 

我母亲会说当她年轻时

没有什么可以加配在环起头发的

 

深红发带上——并非拒绝——

只是一个有着激情瀑布般头发的姑娘

 

没有什么比戴上花冠更好……

总之,克莱斯,现在我没有一件东西

 

象萨底斯的灿烂头饰

也丝毫没有这样的念头到哪里

 

(和在克里那克斯部族控制的镇子)

能找到华丽的发带……

 

当然我们密塔来弄铺子残留的

都已烂掉

 

 

那好吧,兄长卡拉克索斯

 

如果你一定要为伟大的步骤折腾

不是高贵和真诚,和你所有的朋友

说再见,得意忘形地,

你使我痛心还说

 

我只是讨厌的东西——好吧,彻彻底底

享受你的作为;我可没那么软心肠

去在意你幼稚的怒气。

 

别犯错,这点小伎俩怎能盖过一个

根据事实推测的老手,她了解

你过去是个无赖

和现在她正面对的。

 

还是听从意见改邪归正为好,因为我知道

我很好相处,所以天使

在我这边

 

 

你是否记得那封曾经寄给我的

早晨的信:

 

“萨福,我发誓你如果不出来我会恨你!

起床吧为了我们大家的爱,把你

美丽的活力从床上抖落;美如

清晨池旁的百合从希俄斯岛

滑落你的睡袍,沐在水中;女儿珂雷丝

会帮你从木箱中取出你的鸢尾红花袍

和你的尊紫色衣裙,把你周身裹起浴衣,

头发围扎上片片盛开的花作你的冠冕。

过来,心爱的人,所有这些你的美

使我疯狂!我该叫帕克西娜姑娘烤一些栗子,

我应该为姑娘们准备更加丰盛的早餐。

我亲爱的乖宝宝众神之一已保佑我们。

今天是萨福——最可爱的淑女——允诺

把自己带回米蒂利尼(最友好之城)的日子

——和我们一起回到这里

一位母亲在她自己的孩子中间。”……亲爱的姑 娘阿缇斯,

哦,告诉我,你难道忘记那么多年前所发生的一切?

要么你还记得?

 

 

让我们别假装

 

别,孩子们,别迷惑我。

当你们说“亲爱的萨福我们将

冠你,激发共鸣的演奏者

以弹奏清晰甜美拉雅琴的冠军之冕……”

你们嘲弄了缪斯们的美好礼物,

你们没有看见我的变化吗?:

我的皮肤已变老,

我的黑发也变白,

我的双腿几乎不能支撑

自己,她曾经去跳比小鹿更轻巧舞蹈

(生灵中最轻巧的)?

不,没有人能补救它;不让美离去,

我无法做到这个。

上帝自己也无法做到那些不能被做到的。

这就是年龄追赶

任何活物。

就连玫瑰武装的逸奥斯,这位黎明女神

引领早晨去向大地的尽头,

也不能将她的爱人永恒的蒂索诺斯王子

从衰老的攫取中解救出来。

我也是,知道我必然日渐衰弱。

那么对于我——听好了——

我的快乐是这优雅。

没错,对于我,

魅力,阳光,爱

是一个整体。

所以我不应该在黑暗中

窝囊地死去:

我应该继续和你生活在一起,

爱和被爱。

 

 

生命流逝

 

月亮已经消失

星辰逝去

在夜的死寂中

时光流逝

我独卧

 

 

 作者简介:

萨福,古希腊著名的女抒情诗人,也是世界古代为数极少的几位女诗人之一。生于贵族家庭,并获得了较好的艺术教育,萨福是一位创造出了自己特有诗体的抒情诗人,这种诗体被称作“萨福体”。

 

 

 

 

浙江作家网 《浙江作家》杂志 浙江少年作家网 阅读网——江南 读览天下——诗江南 龙源期刊网:江南 龙源期刊网:诗江南 读览天下——江南 中华读书报 北大中文论坛 中国文学网 收获 萌芽 辽河 钟山 当代 十月 西湖 作家 山花 大家 天涯 花城 书屋 文心社 文学报 小说界 人民文学 时代文学 左岸文化网 巴金文学馆 中国作家网 小说选刊 中篇小说选刊 长篇小说选刊 北大评刊 中国诗歌网 文汇读书周报 中国艺术批评 文学自由谈 红袖添香 晋江原创网 盛大文学官网 搜狐读书频道 新浪读书频道 天涯在线书库 中国国家图书馆 当代文学网
版权所有:江南文学会馆 Copyright (c) 2006 www.jiangn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10052809号     技术支持:乐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