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观察]写作能否养家糊口?
作者:主持人:朱又可  来源:《江南》2014年第2期 点击量:9022


▲主持人

朱又可(《南方周末》记者)

 

观察者

麦 家(作家)

金宇澄(作家)

顾 彬(汉学家)

韩少功(作家)

杨显惠(作家)

马 原(作家)

周 涛(散文家)

王小妮(诗人)

林 白(作家)

贺卫方(法学教授)

阿 乙(作家)

任晓雯(作家)

陈希我(作家)

黄孝阳(作家)

黄 梵(作家)

 

 

 

背景

 

《江南》杂志请我做一期关于作家收入话题的主持人,我爽快地答应了。

我设计的最主要问题集中在作家稿费收入的800元起征点,再加上多数作家没有精力和能力去监督自己作品的印刷和发行数据,作家的权益受到怎样的挑战。据说贾平凹曾说过,他一部长篇小说的稿费不如写个字的收入。作家沦为了弱势群体。稿费低,税收的起征点低到笑话的地步,多少人在网上天天呼吁,声嘶力竭,但听不到回应。

我的调查方法是列举12个粗略的问题,作家朋友忙里抽闲都不吝给予回答——说好了,都是笔答,算是对一个“无语”的问题的沉默的轻松的乃至调侃的回答。当然是希望引起重视。

多数作家都得有份工作,否则靠写作会饿死。作家无法监督书的印数,但“有关机构”又不作为。作家在今天的地位是尴尬的,精神贵族无法高贵。无信誉的社会,知识价值空前贬值。我不认为这种讨论是无用的,人微言轻,但我们的言说是认真的,会形成力量。我们呼吁立法,保障作家的权益。

 

 

 

 

朱又可:你觉得在中国,可以单纯靠写作养活自己吗?假如除却你的单位的保障的话。如果可以,是从写了第几本书开始?

金宇澄:一线作家应该可以吧,现在不少小朋友都没保障,靠写小说,写时尚文章,文字翻译,电视编剧等等那种杂食性写作,应该可以活人。我自己没考虑过这样,写得很少。

麦 家:我已经至少十年没去领工资了。

顾 彬:我认识的中国作家基本上可以靠写作过日子。问题不在于一个作者要出版多少书才能独立。问题在于作品好不好。作品优秀的话,作家可以获得奖学金还是文学奖。钱会不少。

杨显惠:在中国能否单纯靠写作养活自己?非常难以回答。对于那些符合主旋律写作的作家来说,可能行。他们出了一本书,甚至写了一篇文章,政府就给他们评奖发奖金,媒体大肆宣传,制造影响,发行量动辄十万数十万册,一本书就可以致富,写上几本书就能过上小康生活了。至于我自己,单靠写作是养活不了自己的,当然就更养不了家。我这一生,就一个孩子,那是靠着妻子的工资和单位的工资把他养大的。写了第几本书开始可以养活自己?我是从出版了第四本书之后,写作的收入勉强可以维持自己的生活。写出来的书能够每年都加印五千册一万册的,每年便都有点进项。不多,但过贫穷的日子是可以了。

林 白:如果没有孩子,不用养家,有房子住,买淘宝上最便宜的衣服,经常吃方便面,那还是可以的。

周 涛:靠写作养不活自己,没有单位保障我得去要饭。

王小妮:当然不能。

韩少功:虽然中国出版市场大,比很多小语种国家养活作家的机会大得多,但90%的作家恐怕还是不能完全靠写作养活自己的。再说“养活”需要定义,如果只限于温饱,饿不死,那上面那个比例可能要下调很多。

陈希我:“养活”是维持生命还是得到基本生活保障?如果是前者,我觉得很多写作者都可以,如果是后者,我想有相当多的做不到。另外,写作也有区别,是写文学作品还是写专栏?写文学作品的,是写诗歌还是写小说?后者的收入会丰厚许多。从我本人来说,因为从来不指望靠写作生活,一直有写作之外的收入,所以写作收入基本没有计算过,有就花,多就多花,没有就不花。

黄孝阳:首先,看你写什么。其次,看你是否够得上“腕”。写畅销书,还成“腕”了,那能养活自己。严肃文学不能,除非他的作品很幸运地被列入经典范畴。目前,大家的版权保护意识还是一塌糊涂,如果现在的“腕”,不能迅速攒下一座海景房,在“高大上”圈子里点上卯,恐怕难免晚景凄凉。让视线望得更远一点。我应该说:未来中国,是可以单纯靠写作养活自己的,但也只是少数人。

任晓雯:可以单纯靠写作养活自己。畅销书作家那就不说了。如果不算最畅销,但在小众和专业的圈子里有知名度的话,每月有稳定的媒体专栏,每一两年有书籍出版,也可以靠写作养活自己。

贺卫方:我不是作家,很难写出那种足以养活自己的作品。作为一个大学教师,甚至出版书也经常跟自己的教学生活相关联,例如教材和教学读物的写作与出版。所以,大学之于学者,往往不仅仅是一种饭碗保障,而且也是激发灵感与创造力的源泉。

黄 梵:勉强可以养活,生活质量不会高。前提是写纯文学作品之外,还得写点专栏、给写作班授点课、担任点评委等。我从第二本书开始,每年单位之外的文学方面收入也就四万至五万元。

阿 乙:写作是可以养活自己的。尽管我现在处于失业状态,但我对生活还是充满信心。我从第二本书《鸟看见我了》(是个短篇集)就可以自立。一本书带来的收入是几万。发表时稿费来一遍,也有几万。过去,我写一个短篇集大约花费的时间是一年(大概15万字)。现在产量低很多,但我仍然认为只要愿意,就能养活自己。有时还有获奖奖金。

马 原:靠写作养活自己应该没大问题。但写作的含义宽泛,不一定局限在某一种专项体裁上,比如诗或小说。我上个世纪最后七年完全放弃了薪水,生计全靠自由写作,入同济大学任教后才恢复了公职依靠。

 


 

朱又可:你觉得现行的稿费标准是否需要调整?对你来说,与出版社签订的图书版税情况怎样,最初的,现在的?

金宇澄:作者当然希望逐渐调高,但出版单位经济情况都不怎么样。文学杂志,比如《上海文学》、《收获》,稿费还算可以,是因为有政策支持,能够保住这个标准,已经很不容易,再往上提,不大可能了。我在2006年、2012年出的两本书,版税都是10%。欧美惯例,是印数超过一万册,版税自动提到12%,国内不这样。

顾 彬:如果我不用中文写作,我把我的版税全部给我的译者。如果我用中文写散文之类的,我能收到的版税是可以的,在德国我的文学作品基本上赚不到什么钱。

杨显惠:现行的稿费标准需要尽快并且大幅度地提高,这是当务之急。我们国家的稿费在我的记忆中,“文革”中取消了。“文革”后恢复,那时千字十几元。后来,随着物价的上升,稿费提高到三十元。现在,大部分刊物仍然是千字三十元,少数发到八十元—三百元,极个别发到五百元。我们就以千字五十元为标准来说事。八十年代,一般干部的工资六十到八十元,作家一年写上四五个短篇,五六万字,年收入八九百元,和一般干部的收入相近,可以勉强度日。现在物价上涨,人民币贬值,一般干部工资为五千元,上涨了六十多倍,但稿费的标准仅增加了1—3倍。这怎么衡量也是不匹配不合理的呀!

林 白:稿费标准提高当然要,我的图书版税很少。8%到12%之间。说版税多少没用,因为也就印一万册。

周 涛:我觉得稿费早就该调整了,最不值钱的就是稿费。我记得70年代末低稿酬,我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稿费当时700多元,而我月薪70多元,几乎相当我一年的薪水,现在我出一本很厚的书,稿费达不到我月薪的一半,现在是文学最不值钱的时代。

王小妮:早该调整。不写畅销书,最初和现在差别很小。

韩少功:出版基本上市场化以后,原来的国标(千字N元)恐怕基本上形存实亡了。眼下的签约版税一般是码洋的10%到12%,甚至更高一点,比90年代要高一些。

陈希我:作为写作者,当然希望调高,这是出于私心。从公心角度说,是否调高要看作者实际付出的程度。有的写作本来就是娱乐或者排泄,现在许多作品就是这样,给稿费已经对得起他们了。不能一概说当今中国作家收入低,按作品质量来衡量,当今中国作家很多已经具有投机利润了。而有的作者呕心沥血,心力交瘁,甚至不惜冒着不能面世的危险,仍然苦苦写着,这样的写作显然应该在经济上给予多的补偿。很遗憾的是,我一直属于后者,收入跟我的写作成反比。你真正写作,那么你就面临着危险,能出版就阿弥陀佛了,你还有什么资格跟出版方议价?

黄孝阳:需要,但让市场来定价。市场不是万能的,政府要像投入公共事业一样,扶持严肃文学。具体怎样扶持,在技术层面上,国外已经有很多先进经验。我与出版社签订的图书版税情况,最初是8%,现在9%、10%都有,看书稿。理论性的文章能出就不错。

任晓雯:媒体支付的稿费,相比以前已有提高。不少媒体开始千字千元甚至更高。但是还不能跟有些国家比。比如《纽约客》作者写一篇扎实深入的大稿子,稿费就够活一年了。但是我反对设立什么“稿费标准”,因为在一个自由竞争、自由选择的平台上,媒体用高稿费约到优质稿,作者作为内容提供方,则以质量和名气来决定自己的“身价”。所谓“稿费标准”市场自己会去调整。权力需要插手的,只是减税和做好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环境。

贺卫方:稿费标准确实有些低了。报章文字稿费在不同媒体之间差别很大,一般都市报好像还好一些,机关报的稿费低得可怜。版税对于我而言还是很新的事物,现在通常在8%-10%。胡适先生在晚年谈话里说他当年出版《短篇小说集》的时候,出版社准备定较高的价格,他不高兴,主动降低版税以降低书的定价,只收10%。但10%在今天算是比较高的了。1930年代的版税有很大的灵活性,因人而异,看客下菜,郭沫若可以10%,梁启超却可以达到40%。那时还有出版一本书的收入就可以在北京城里买一套四合院的故事,今天只能当天方夜谭,难以相信。

黄 梵:当然需要调整,文学杂志稿费标准应该向《钟山》、《花城》、《作家》、《上海文学》等看齐,至少应该提到千字三百到五百元。我与出版社签的图书版税一直是8%。

阿 乙:我当然愿意它调整。但是这种事还是听其自然为好。我和出版社签订的版税从7%-10%都有。我不善于谈判。基本可以就可以了,比较好说话,但是我会选择熟悉的编辑。我对钱的概念比较模糊。我相信,只要努力写好,一切都会来。有一本书,因为字数少而定价高,我尝试说服编辑降价,我可以倒贴版税给对方。对方同情我,没同意。

马 原:稿费标准是历史本身的问题,不依撰稿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我不予置评。版税则是高度市场化的产物,我一直抱听天由命的态度。这本书好一些皆大欢喜,那本书差一些也在心理承受范围之内。选择了小说是我的命数,收入多寡都是命数使然,我从无抱怨。不过碰上丰年还是很开心,非常开心!

 



浙江作家网 《浙江作家》杂志 浙江少年作家网 阅读网——江南 读览天下——诗江南 龙源期刊网:江南 龙源期刊网:诗江南 读览天下——江南 中华读书报 北大中文论坛 中国文学网 收获 萌芽 辽河 钟山 当代 十月 西湖 作家 山花 大家 天涯 花城 书屋 文心社 文学报 小说界 人民文学 时代文学 左岸文化网 巴金文学馆 中国作家网 小说选刊 中篇小说选刊 长篇小说选刊 北大评刊 中国诗歌网 文汇读书周报 中国艺术批评 文学自由谈 红袖添香 晋江原创网 盛大文学官网 搜狐读书频道 新浪读书频道 天涯在线书库 中国国家图书馆 当代文学网
版权所有:江南文学会馆 Copyright (c) 2006 www.jiangn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10052809号     技术支持:乐邦科技